荷🚷

朋友的reading:清朝杀人案件集,虽然是英文的我觉得也会很有趣啊。

我的reading:水力学。渗流。

……苍天啊。

培根写:史使人明智,读诗使人灵秀,数学使人周密,科学使人深刻,伦理学使人庄重……

力学使人智障,hydraulics尤甚。

 

贫穷,想接稿。

刚跟男票说:最近生活清贫,想约稿。

这位小少爷十分惊诧:约什么?搞什么?什么搞?

我jio得有点不对:你是不是理解错了什么

男票还在大呼小叫:你是这种人吗?你怎么回事?

行吧,压着脾气哄他:我特么搞死你。

解释明白什么约什么稿以后,男票叹气:别想了,作业都写不完,你哪还有头发去接稿。

好的8。我刚交完作业,紧急复习明天的考试。现在听他这么说,我有点不想搭理他。

 

快500fo了……

好久没有报数了x 谢谢大家风里雨里还在看我的垃圾故事或者看我的笑话(?

500fo的时候搞个抽奖 大概是口红/点梗/本这样

本…大概有模样,内容还在填,最近实在忙。不过因为都是自己操持,就很简陋23333

希望能见到500fo或者周年庆那天吧 希望我还能坚持到那时候

 

重渊x青檀/如风

NOTE:

OOC,没找到什么考据,totally瞎几把写。

剑客重渊x画魅青檀,不甜注意。

本来在写作业,听《如懿传》听到了墙头马上那句,随手摸鱼。

意思肯定不是原来那个意思,故事也不是跟游戏有关系的故事。

感到不适请立即退出。

以及有群啦!!!欢迎加入重青今天结婚了吗,群聊号码:863189981

-

“马上遥相顾,见君即断肠。”


青檀不记得是谁把自己唤醒的。他最初的感触只是疼,有一柄利剑将人的胸口洞穿,也穿过了他背着的画卷。被裱装过的卷纸哧的撕裂,青檀疼得一哆嗦。他轻飘飘地从那个被杀死的人背后落下,一阵风起,把画卷吹开。青檀当时还不能化形,只能透过画上棋...

晏华x男指/善意的奸诈

NOTE:

OOC,ABO,Alpha晏华x Omega男指。

我只是想开个假车,考验一下想象力。

BGM还是目不转睛(Live)- çŽ‹ä»¥å¤ª

这首歌我能写一万个痴汉一万个刀一万个车。


“有人想毁灭世界,有人想拯救明天,此刻他只想捂住年轻人的眼睛,亲吻他的脸颊。”


胎好笑惹
我忍不住再开麦逼逼一句。
这不叫官逼同死 这叫官逼同走。

 

新线文案便涨红了脸,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,争辩道,“官方的描写偏差不能算OOC……描写偏差!……官方的不周全,能算OOC么?”接连便是难懂的话,什么“为了迎合玩家”,什么“赶工圈钱”之类,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,店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

 

想明白了
第一原则应当是“只图我开心”
其他全都去他妈的臭狗屁

 

晏华x男指/目不转睛 - 2

NOTE:

娱乐圈AU,含有对饭圈的调侃,影星晏华x编(炮)剧(哥)指挥使

大量OOC,狗血烂俗,我流晏华警告,男指痴汉预警。

BGM:目不转睛(Live)-王以太

前文 1

-

晏华来J市那天,他并没有去见他。

他感冒了,擤鼻涕拧得鼻头发红。安托涅瓦早上的时候给他打电话,听着听筒里传来他鼻音很重的声音,皱了皱眉。

“你现在在哪?”安托涅瓦问道。她还是关心他的,毕竟这位学弟的大名在大学的时候她也没少听到。

“在,在杂志社。”他回答道。这句话说完又打了个喷嚏,安托涅瓦隐隐约约听到他“呜”了一声,想来是重感冒令他十分不适。

安托涅瓦挑起了眉毛,声音却还是十分温和:“你...

晏华x男指/目不转睛 - 1

NOTE:

娱乐圈AU,含有对饭圈的调侃,影星晏华x编(炮)剧(哥)指挥使

大量OOC,狗血烂俗,我流晏华警告,男指痴汉预警。

BGM:目不转睛(Live)- çŽ‹ä»¥å¤ª

 - 

他拿到第一个海外的最佳编剧奖的时候,大学还没毕业,参加颁奖典礼时一副学生面孔还被误会是来冒领的。获奖的作品写得波澜壮阔,可是碍于有关部门的要求,国内一直没有导演敢拍这部片子。声名鹊起也只一时,很快也无人再提。只是圈内仍有人会时不时想起他和他的剧本。时间久了,人们甚至不记得他本名是什么,只知道他中二至极的笔名叫作指挥使。

然而那位作品曾经轰动一时的优秀编剧,此刻却在一家杂志社的编辑...

©荷🚷 | Powered by LOFTER

正字我就是要反带。

极端我流,OOC癌
混乱邪恶,排列组合
尽管逼逼,我就不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