荷🚷

design project拿了个还行的分,开心


好久没码字了,等后天考完最后一门开个车车


脑洞就很简单“一个男性称呼另一个男性为pretty boy不是求爱是什么”

 

兄弟们cube escape的衍生眼影了解一下吗(并没有


 

我又来了

救救我的水力学 希望我的水力学是OK的

Hail Hydra(ulics)!!!!!!

 

今天下午那会儿City有辆车炸了 还有个黑人持刀行凶

我挺好 我那会正在考试。

就是考试不太好🤦🏼‍♀️

 

明天就要上战场(划掉)考场了

14号考完 呜呜呜呜祝福我

 

大家好我又来哭着给我的华拉个票了呜呜呜呜 iOS下弦之月ID荷学长

考完试我开点梗呜呜呜呜呜


 

想写一个晏指。

循环中其实大家始终都记得每一个周目发生的事情,记的大家相处过的时间发生过的事情。

在一次又一次的循环后,每个人都变得成熟,或者说老道,狡猾。然后相处就会从,很热爱的那种情绪,慢慢转变。热烈的即兴的部分淡化,更加亲近,或者产生厌烦。

最后大家确实也走出了周目,然后晏指着两个人也分开了。

问指挥使什么想法,他抓了抓头发,想了一会,说没什么原因吧。过了一会他又说,夏天过去了。

问晏华什么原因,他拒绝回答。但是过了一会,他说:每个人都在希望指挥使成长,带领大家拯救世界,他成熟了,也不负众望地做到了。但是最开始那个充满热情的,莽撞的,有点害怕也还是要大步往前的年轻人,谁能把他带...

 

- 你是又多么的卑微和不堪,需要这样来乞求别人回应你?

- 那你说说,我都求过谁。

 

回想起来,Enemy(也不怎么长)之前上一个写完的比较长的故事,还是在初二。

丢人啊,现在反而写不动长篇了。

 

男指x伊斯卡里奥/万圣节后

NOTE:

小段子,剧烈OOC,非常OOC,不能接受请立刻关闭。

欠 @暴躁老尽在线打人 ä¸€ä¸‡å¹´å‰çš„债

-

伊斯卡里奥是个极其厌世的人,从他对于献祭人间以开启新世界大门的执念就可见一斑。

“也可以很文雅的说——”赛斯十指相扣抵着下巴,拖着咏唱腔说道,“他看起来温和,却冷漠疏离抗拒一切,他才是那个真正需要救赎、需要指引的迷途者啊——”

指挥使鸡皮疙瘩起了一身:“好好说话。”

赛斯放下手,恢复正常,推了推眼镜说:“就是他其实不好接触,很难讨好。”

指挥使嗯了一声没当回事,心说性格多古怪的神器使他没见过,洒洒水啦。

结果就在伊斯卡里奥这儿砰了个大跟头。

伊斯卡...

©荷🚷 | Powered by LOFTER

正字我就是要反带。

极端我流,OOC癌
混乱邪恶,排列组合
尽管逼逼,我就不听